<i id='vbncp'><div id='vbncp'><ins id='vbncp'></ins></div></i>

<span id='vbncp'></span>

  • <fieldset id='vbncp'></fieldset>
    <ins id='vbncp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vbncp'><strong id='vbncp'></strong><small id='vbncp'></small><button id='vbncp'></button><li id='vbncp'><noscript id='vbncp'><big id='vbncp'></big><dt id='vbnc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bncp'><table id='vbncp'><blockquote id='vbncp'><tbody id='vbnc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bncp'></u><kbd id='vbncp'><kbd id='vbncp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acronym id='vbncp'><em id='vbncp'></em><td id='vbncp'><div id='vbnc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bncp'><big id='vbncp'><big id='vbncp'></big><legend id='vbnc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3. <i id='vbncp'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vbncp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vbncp'><strong id='vbnc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詭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  “那上面那姑娘快下來吧,危險啊!”一大媽尖叫著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一愣,隨即向頭上望去,一個女人站在他們單元的最高樓層,看那架勢,又是要跳樓。好幾十米吶!

              隨即夾著公文包趕緊向上沖去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趁這中間的間隙,想瞭一下,這是第幾個瞭?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,總有人在他們這棟樓跳樓,還偏巧不巧地每回都讓他撞見,還被他救下。

              “姑娘,咋又是你啊!”祁魏然直奔天臺,看到這熟悉的姑娘,不由得一愣。

              “姑娘,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。可別沖動啊!”火是火瞭點兒,可祁魏然知道,一個人隻有活著,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道理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哥,咋又是你啊!”那姑娘也悲催瞭,看著祁魏然,“我這一個月跳三次樓,你次次都在啊。”那姑娘埋汰著。“算瞭,大哥我不跳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那就好。”祁魏然松瞭一口氣,但仍皺著眉頭,“姑娘你究竟為什麼跳樓?”

              那姑娘從天臺下來,穿上拖鞋,和祁魏然並排走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她此時已經平淡多瞭,沒瞭初次見面時的聲嘶竭力。

              “姑娘,你身上發生什麼事瞭?”祁魏然想著,一定要幫這姑娘解開心結,不然以後這棟樓都不能安生。

              那姑娘看瞭他一眼,沒什麼好臉色。“我叫羅馬。我男朋友和我分手瞭,我想不開,想自殺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就這點事啊。”祁魏然松瞭一口氣,“聽我給你好好說說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別別別,我頭疼!”那姑娘白瞭他一眼,自個兒鉆進自己的屋子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看著那姑娘的背影,搖瞭搖頭,這麼不愛惜生命,為瞭一個男人就拋棄自己的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祁魏然突然頭疼,去瞭醫院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沒什麼事,可能是沒休息好。熬夜瞭吧?”醫生關切地看著祁魏然,將檢查報告遞給祁魏然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接過報告,慢慢地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  “挖槽!”祁魏然正準備開窗戶,窗戶前突然快速閃過一個紅色影子,那影子豎直向下落去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趕緊向下望去,是那天那個女人!她紅色的身影在馬路上成瞭一個大字。隔著雖遠,卻看到汩汩鮮血從她的後腦流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唉!”祁魏然嘆瞭口氣,那姑娘雖然對他語氣不好,可人還是好的呀。

              人也沒瞭,祁魏然撥瞭120和110,這才上床睡覺瞭。卻怎麼也睡不著,一個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沒瞭,誰能心理不震撼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一個男人,至於嗎?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問自己,如果他是女的,說不定會說至於。

              可他是個男的啊。

              守在傢裡,突然不想去上班,老板也沒打電話來催,祁魏然這才想起來,老板結婚讓全體員工提前休假。

              守著電視,看著新聞,來入眠。

              “新聞重播?”祁魏然一愣,也好,今天因為去醫院剛好沒看。

              “近日一名女子多次跳樓未遂被稱作神經病,更有人放言:根本為瞭蹭熱度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什麼人也有,真是的。”祁魏然不屑一笑。可這一笑,也不知道他是因為那個女的笑還是因為肆意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感覺背後冷颼颼的。說瞭這話,祁魏然出瞭冷汗,今天那個自殺的姑娘可也不是多次自殺未遂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  他突然夢到以前,可夢裡的他,卻看不請周圍人的臉。隻記得一個女人突然向他撲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他就被驚醒瞭,被冷汗浸瞭一身。

              怎麼回事?會做這種夢?祁魏然一愣,該不是因為他們小區突然死瞭個人,他嚇著瞭吧。

              實在是不敢睡瞭,祁魏然隨手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。

              “《志怪靈》?”什麼時候買瞭這麼怪的一本書?

              翻起瞭,翻瞭幾頁祁魏然就看不下去瞭,“什麼呀,人死後靈魂會在原地徘徊很久?不存在的!”

              等等!今天那個女人那麼執著的想自殺,肯定是有什麼心結,不隻因為一個男人。她的靈魂會不會在這徘徊、

              一下子,祁魏然有些激動瞭,甚至都有瞭搬傢的念頭。很快又安慰自己,他是無神論者,怎麼會被這些東西嚇到,況且,他一個人,無拘無束的,還怕這些東西?

              女鬼出現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還是穿著死前那件紅衣服,一模一樣,不過她似乎沒有變成厲鬼。她看起來同死前一樣,身上也沒有很多戾氣。

              女鬼幽怨的看著祁魏然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把我害苦瞭啊。”女鬼靈魂飄在半空,“我前男友來找我復合瞭,可他聽說你救瞭我幾次,就認為我們有一腿,然後他就走瞭,我一時受不瞭,就自殺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沒有變成厲鬼?”祁魏然還是不相信,甚至認為她通過某種手段來嚇唬他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隻是隨便穿瞭件紅衣服,哪有那麼多邪門的道道。”女鬼白瞭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你為什麼來找我?”祁魏然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死後隻有你能看到我,地府不知道為什麼,暫時不收我。”女鬼有些落寞的笑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那你還不如不自殺呢。”祁魏然低聲嘀咕。

              “你說什麼?”女鬼瞪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一個月瞭,祁魏然偷偷看著身邊的女鬼戚蒂,她如同活著一樣,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要去上班瞭,我們提前休瞭年假。老板結婚。”祁魏然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說這麼多,雖然隻有一個月的時間,他似乎已經把戚蒂當成瞭他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戚蒂頭也不抬的嗯瞭一聲,“很好啊,我還可你趁你不在的時候回我傢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忽然想到什麼,戚蒂猛地抬起頭看向祁魏然,“你最近要小心點兒,你身上有股黑氣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祁魏然一笑,走出門去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關門的一瞬間,戚蒂轉過頭去,她的聲音微不可聞,“我還不如不自殺呢。咱倆這緣分早就註定瞭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辦公室。

              “魏然,你們老板在昨天趕回來的路上出車禍瞭,這位是新老板蘇浙。”總經理介紹著。

              蘇浙?祁魏然看向蘇浙,戚蒂的前男友就叫蘇浙吧?長得挺帥,不過擋他路瞭。

              本來新老板回來他就會升職,祁魏然也會升職。現在不會瞭。

              總經理帶蘇浙去瞭他的辦公室,回來看到祁魏然還在這裡,有些無奈,他安撫的拍拍祁魏然的肩膀,“魏然,那小子有後臺,他是曼蒂公司塞過來的人,不然該當老板的是你瞭。下一次我一定替你爭取。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一個星期下來,祁魏然發現這位新老板,不僅人品不怎麼樣,業務能力也不怎麼樣,還經常騷擾公司長得單純的女員工,根本就是個渣男。簡直就是個敗類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是這樣,祁魏然還能忍得下去的話,他就不叫祁魏然瞭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,在蘇浙對一位女員工動手動腳的時候,祁魏然忍不住瞭,直接上去給瞭他一拳。蘇浙目瞪口呆地看著他,隨即反應過來,又是一拳打上去,二人扭撕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停職瞭。

              蘇浙後臺挺大的,聽說曼蒂公司的老板力保他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落寞的回瞭傢。戚蒂守在門口,替他開門。

              “其實,我舅舅是曼蒂公司的董事長,蘇浙是員工。後來他因此成為我男朋友。後來分手瞭,他‘喜歡’上一個高官的女兒,結果那是個貪官。他們在一起沒幾天那女孩的媽媽就倒臺瞭,他們分瞭手。他來找我復合以此挽回我舅舅的喜歡。我舅舅還不知道我和他分手瞭,更不知道他找瞭一個新女朋友。他來找我復合,可是卻又說什麼因為咱倆有一腿這樣的話來拋棄我。以此來證明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點,我舅舅信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恩。大不瞭我辭職找個新工作。”祁魏然假裝不在意。

              “對不起,都是因為我才害你被停職。”戚蒂低下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沒關系的。那樣的人我本來就忍不瞭。”祁魏然笑笑。

              可蘇浙並沒有放過他。

              他甚至直接在總公司造謠說祁魏然的各種壞話,他編造謊話的原型更是他自己。他想讓祁魏然身敗名裂。

              “小蒂?”第二天,祁魏然發現戚蒂不見瞭,他慌起來,有些害怕。他知道戚蒂的怨氣會把她變成厲鬼。他知道戚蒂喜歡他,就如同他喜歡她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回瞭公司,員工們驚訝的看著他,他卻急匆匆地找著蘇浙的蹤跡。

              他又去瞭蘇哲傢。很大很豪華,他卻來不及看。直奔二樓,已經晚瞭。

              蘇浙躺在地上。旁邊是戚蒂的身影,她的衣服如同血一樣紅。

              她轉過來看著他,像初見,“我為你報仇瞭,也為我報仇瞭。現在我能去地獄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的身影慢慢消淡,直至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暈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醒來,是警察的盤問,可他們發現,祁魏然有作案動機,卻不具備條件,於是,他回瞭傢。

              迎接他的除瞭一份升職通知還有一封信。

              戚蒂留給她的信。

              信上字不多,隻有幾句。“我喜歡你,現在我愛上你瞭。為你殺瞭人,所以我能下地獄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祁魏然淡淡一笑,將一頁信紙折好,放回信封,壓到桌底……